多元关系讨论

我在经历了一段较长的二元关系后,又得以有机会开始一段三元关系。此处记录一些我的思考,主要讲述二元关系与三元关系的相异之处,四元以上的多元关系可以由此推广。

本人不对以下内容负责或做任何延伸解释。

三元关系的参与者往往都较为开放,这一点首先就决定了在生活方式上具有更多的相似之处。例如,我认为性与爱是可以分离的,这一点在二元关系中很难找到相似观点的人,然而在多元关系中就相对更容易一些。我们都可以接受在关系外的其他性行为,只要我们之间的陪伴不会受到侵扰就行。

对于处于相对不稳定状态的人,例如各种精神障碍患者,我认为多元关系可以提供一个更加平稳的环境。在二元关系中,如果一方陷入不稳定期,那么两个人之间的交流将会受到很大的阻碍,这样的时间长了之后,情感很容易被消磨。在多元关系中,即使一方出现发作症状,另外的人联合起来总比一个人要好应对一些。同时,如果几个人都有不同程度的精神障碍的话,相互的扶持能够让关系走得更远。

在这段关系之前,与他人讨论时也面临了这样一个问题:多元关系如何解决吃醋,以及对“自己不能受到全部的爱”这个事实的态度。在实践中,我们需要意识到,多元关系的建立一定是在三个人两两有好感的基础上。我这里所指的“有好感”,就是类似于传统二元关系中的“爱”(事实上有多少处于二元关系中的人类真的爱着对方呢?)

但是既然吃醋,或者说嫉妒是大多数人类的本性,那么在多元关系中我们也必须面对这个问题。所幸的是,与我讨论过这个话题的人,与我持一个相同的观点——爱一个人的本质是希望其能够过得好,尽管这种“好”可能并不是由自己带来的。因此,此时的嫉妒就反而成为了维持关系的动力——每一个人都希望能够通过自己的力量让所爱的人变得更好。

总的来说,我觉得多元关系是付出与回报的时域平均化——不会出现极端的受关注或者不受关注,反而如果真的出现了这种情况应该是关系发出警告的信号。在自己难过的时候可以得到恰当的安慰,而自己也不需要对每一个人的具体情况负全部责任。

最后,我觉得多元关系还应该尊重退出的自由,当然这个就是见仁见智了。我个人,以及一些讨论过此问题的朋友,我们都认为,在我们当下的现实状况之下,无法给予伴侣以长久的承诺。我们能做到的,就只有在当下尽我所能陪伴着,而在久远的未来,发生什么都是未可知的。